加入收藏    联系信箱  万年历  我要投稿
首页 专题文章
推荐文章
夜读周易杂记--乾卦
刘汶德占卜简记 2
刘汶德占卜简记 1
日常小卦两则
偶然巧合一下
曾经烟民
学易心得延伸
得卦可以“不择手段”
礼盒
占虫草之所在
谈慎重写书
为顾长生 《 周易六...
刘汶德声明
外部环境对商业经营的风...
聊聊姓名学的事
晒晒旧文——97年手稿复...
现代风水观笔记一
桃马库探讨
紫微斗数与规划人生
周易六爻的象数理义
盲人摸象
杂谈要正确的研究、应用...
六爻卦的求财 的思路
谈谈六爻中的“重复操作...
4.地支类象(原:地支魔...
周易《现代分类预测》手...
热门文章
陈良近卦二则
卦技20法简介
姓名学随笔
阳宅古籍手抄本选
六爻详断实例
六爻功力自测题(上)
周易真是一门神奇的学问
无中生有
《卦技20法》答疑选(之...
周易预测中的诸象论
国内出版社请垂询(有关...
论坛测字一例
巧看外应
暗合易道的都江堰
此命能有小孩——八字紫...
测字与多维思维
阳宅古籍手抄本—阳宅总...
易辨
从种种岁运并临的实情来...
如何测父亲的房子
周易读象-全本卦技20法...
《卦例点窍》答疑(六)
字占撷趣(之一)
辰库探隐
字占撷趣(之二)
问丈夫的生意
首页六爻妙义卦例点窍系列
幸亏没去承包
作者:刘汶德 阅读:3954 次 时间:2004-03-05 来源:刘汶德易学研究网

幸亏没去承包 

选自刘汶德《卦例点窍》(香港2000年版63页)

  在各项预测中,经济预测最具“刺刀见红”的分量,成败只系一句话,可谓一言九鼎,预测家面此往往一身冷汗,无论测对测错,都是叫人后怕的!责任重大,千万不可随便乱说。

  那天,山里一位农民企业家跑来找我测算,看他能不能承包一个“煤龙”(煤井),我实在推辞不了,只好起卦。

  甲戌年申月癸未日(申酉空)摇得泽天决卦

  兄弟 、、未

  子孙

  妻财

  兄弟 卦身

  官鬼 (伏巳父) 

  妻财

  我一看这卦中世爻落空,卦身临兄,知道这个煤龙他是承包不了,必由他人承包。而且这个煤龙非常不好,谁承包谁倒霉。

  心中已经有数,于是也不出“冷汗”啦,我对他说:“余先生!我倒是衷心希望你发财,但这个煤龙你还是不包为好!”

  “真的吗?”他似乎有点不相信,“听说你用易经算事情很有名的,所以我才来找你。你能不能帮我仔细看一看?”好家伙,给我戴高帽子了。

  “那就让我仔细讲给你听吧。”我只是就卦论卦,不带任何感情地跟他讲。很多事情的发展和前景,并不会迁就我们的感情或者希望的。

  首先我们看到,“天时”于他不利:太岁兄弟,日建兄弟,日建虽是子孙,却带了一点空亡,且月干与世爻的干合为官鬼,总之看不到一点财气的机遇。

  白虎飞临日支上,日子已经亮出了警告牌。

  从卦中来看,出现两个财爻,又有月建生之,好象财气不错。

  但是我们更注重于这个财的灵动性,它是出现了,不错。但是它们双双出现却来泄了世爻酉的气,去生应爻的寅木“龙”----在地爻,那么就是“煤龙”了。

  两个财去生煤龙----当然是投资行为了,投资以后,这个寅却迟迟不肯出煤,因为寅在申月处于死地,在未日处于墓库,又被月破。虽然伏着乙巳的复灯火,有点“煤气”,但复灯火太少了,杯水车薪,与投下的资不成比例。

  而世爻是空亡,白白的折腾。这样一来,卦上两个财爻的出现,反而成了一种破财的兆头。

  卦中有财不一定是好事,这和四柱命理一样,有的人八字中正财偏财好几个,却没有老婆,“鳏夫”到头。所以不能一见“财”就眉开颜笑。要看它是不是来生你,还要看你是不是有这个福份消受得了?

  这位余先生要我“仔细地看”,所以我也就很用劲的几乎要用放大镜来“仔细地看”了。当然可以理解,想发财的人是不愿轻易放过机会的。

  结果我又泼了他几头冷水:

  一、世爻所临的是田蛇入酉,为蛇“露齿”,宜回避;

  二、应爻“大溪水”,地下的财爻“海中金”,表示非常困难,大有“海底捞针”的难度;这一条是我的北京“高足”刘总的发明,我在讲“纳音寻象”时,他天才地提出来纳音有时侯可以表示事态的难易状态,此如这个“海中金”就是“海底捞针”,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种联想之妙使我这个“为师的”叹为妙策(且给了我连锁性的启发),于是马上谦虚地批发过来,用上去正好!

  三、此卦的顺序线由下而上,以财爻始而以兄弟终,意味着以投资始而以破财告终。

  四、什么时候会破财?假如投资的话,当年年底就会见分晓。因为“辰戌丑未”四兄已到三兄,形成“三缺一”之格局,一到丑月,四方“哥们”各自到位入座,“咸与”破财了。为什么“三缺一”有此“奇效”?道理再简单不过,三个人怎么打得成麻将?四个人到齐了,“噼里啪啦”马上开始啦!

  “这么说,真的不能去承包了?”他很悻悻然,并且面露不死心之色,紧盯着我的嘴巴,希望能从中吐出两根美丽的象牙,来挑倒刚才那些个预言。

  然而我还是顽固地说:“是的,不能去承包!”我想我这种麻木不仁的样子不但使他泄气甚至还令他讨厌了。出于礼貌他把有些话和表情化作一口口水使劲咽了下去,然后言不由衷地对我说:“既然我诚心找你算卦,那肯定是因为相信你才来的,所以我就应当按着八卦的指示,不去承包啦!”

  其实我心里是够沉重的!毋宁说这是一种心理负担。一种社会的责任。敢开口“指点”别人“迷津”的时候,还不是真正有把握洞彻天机的。多半是但凭卦象,姑妄言之。虽有卦象摆着,心中其实没什么底。所以预测大师们谁也不敢说打包票的绝话。真正看清了天机,有完全把握洞彻因果的,反而不敢乱讲了!最多也只能象刘伯温那样编一套“烧饼歌”式的哑谜让人猜,非要人家出了事验证了才恍然有悟这哑谜原来说的是这个!但是已经迟了!……

  余先生告辞走了。第二年七月,他又跑来找我,告诉我那个煤龙他没去承包,幸亏听了我的话,强压下承包煤龙发财的欲望,否则将会一败涂地。因为另外有两个人去承包了,折腾到年底丑月的时候,亏了十九万。对于一个贫困地区的农民来说,还不能用这样的数字的人民币来消费绅士风度的。(www.liuwende.com


 
上一篇:《卦技20法》答疑选(之五)
下一篇:老子找儿子,酉时有信
 
责任编辑:liu
查看对于本文章的评论(0) 打印本文章 Email给朋友 返回本网页顶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发表对于本文章的评论(限255个字符)
姓名: 0
内容: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15150号
本站所有权归刘汶德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