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信箱  万年历  我要投稿
首页 专题文章
推荐文章
不是教学,是教育
暑假的校园
夜读周易杂记--乾卦
absmiddle' border='0'> 晒晒旧文——97年手稿复...
现代风水观笔记一
桃马库探讨
紫微斗数与规划人生
周易六爻的象数理义
盲人摸象
杂谈要正确的研究、应用...
六爻卦的求财 的思路
谈谈六爻中的“重复操作...
热门文章
陈良近卦二则
卦技20法简介
姓名学随笔
阳宅古籍手抄本选
六爻详断实例
六爻功力自测题(上)
周易真是一门神奇的学问
无中生有
《卦技20法》答疑选(之...
周易预测中的诸象论
国内出版社请垂询(有关...
论坛测字一例
巧看外应
暗合易道的都江堰
此命能有小孩——八字紫...
阳宅古籍手抄本—阳宅总...
测字与多维思维
易辨
从种种岁运并临的实情来...
如何测父亲的房子
周易读象-全本卦技20法...
字占撷趣(之一)
《卦例点窍》答疑(六)
辰库探隐
字占撷趣(之二)
问丈夫的生意
首页西窗易话
不是教学,是教育
作者:刘汶德 阅读:1333 次 时间:2017-12-11 来源:刘汶德易学研究网

刘汶德  2017-12-11


    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我在江西武宁的山陇里几个小学教过书,说起来恍如隔世了。
1972年2月,公社领导调我去一个小山村教书,一人一校,四个年级十多个孩子。开始学教书时,完全是个教盲。简单粗暴的“教学”了一个学期。那个年代没有啥娱乐,生活也很枯燥,我知道从事教育工作很可能是我一生的生活内容,这是个很严重的事情,如果我不喜欢这个工作,趁早跑路,不然生活将变得毫无意义,每天都会烦躁不安。所以我试图学着去爱学生,爱教育,看看行不行。
一个学期的摸索,跟可爱的孩子们相处下来,初步知道了教书先生是咋回事了,倒是喜欢上这个工作了,因为孩子们确实太可爱。教书实际是育人,百年才能树人,而百年树人又得从小学培育好基础开始。对教育感兴趣了,就会去动脑筋想办法。第二年换了一个完全小学继续教书,我不断的想花招去尝试教育教学的方法,同时为了教育有更好的效果,我到处去找书借书,补各门知识的短板,其时开始做教育笔记,这个习惯一直坚持了很久。
随着年复一年的学校生活,我越来越觉得,教育教学质量主要取决于老师的综合素质。跟学生关系不太大。不能怪孩子,也不能怪家长不给力,只要老师真爱学生,喜欢教育,总有无数的方法,再笨的再调皮捣蛋的皮大王,都会不断进步。最好的是老师对于教育感兴趣,爱孩子。如果对教育没有兴趣的话,有责任心也可以。
老师有兴趣教书,学生才有兴趣读书。大家都轻松而且高效。没有例外。
老师为了完成分数的任务不得已而为之,学生也只能为完成分数任务而不得已为之。这样教的学的辛苦至极,大家都累死。没有例外。因为都不是为自己喜欢的在忙碌。

一所学校管理得好不好,整体教育质量如何,学校整体精神面貌如何,完全取决于校长的教育理念。校长是不是对于教育事业感兴趣?是或者不是,决定校长的教育理念思路、教育方法,决定全校老师的基本素质,决定全校学生的命运。全校老师学生幸或不幸,全系于校长对于教育事业是否真有兴趣,是否对孩子的真正的爱与负责任。然后才有可能产生科学有效的方法。如果校长只是忙于应付社会,周旋时政,醉心那些跟教育无关的利益,而对本身的教育事业兴趣不大的话,那就难以奢望他能办成多好的学校了。至于教育腐败以及无能低效等等更是等而下之不在话题之内了。
无论在什么时代,什么社会,什么国家地区,教育跟时空无关。教育是人类自身成长进步的必须。主要跟教他的那个老师有关。对于孩子来说,父母是第一个老师,这个也跟时空无关,只跟父母有关。教育是人跟人的互动感染影响,进了幼儿园以及小学以后,那个教他的老师才是至关重要的。所以哪怕是亲子名校也会有现代版“针刺股”的“督学”奇闻。孟母是个好妈妈,她三迁为啥而迁?不是为了择房,是为了择邻,还是因为人的因素,担心邻人的素质影响孩子。现在很多人不惜重金的去择校,为了进一个名校而买而租学区房,而送红包,表面上好像是因为名校,条件好,环境好,其实择校的关键在于择师,相对而言,名校或者口碑好的学校,整体的综合的硬件软件条件好一些,生源的素质好一些,师资力量会强一些,孩子遇到好老师的机率也就高一些。但如果在一个名校而不幸遇到班主任是个对教育事业没有兴趣的人,甚或还熟谙针刺大法,我肯定会选择一个“末流学校”,只要老师是个对教育事业有兴趣的人。对于孩子来说,跟对人才是第一位的。学生的偏科,很多时候跟科任老师有关,也是这个道理。
老师如果对教育有兴趣,离教育家就不远了!没有兴趣,啥都免谈了!人家只是为了谋生不得已而为之,你能苛求他去花很多心思在教育工作上吗?!所以我看一个老师是不是很善于教书,只要看他是不是对这件事情有兴趣。仅仅出于责任心都不行,责任心最多只是按部就班完成任务——虽然这也已经很好很好很好了!

教育是一门非常有趣味的艺术,我以前常从以下一些方面去做,只是自己觉得有意思而已。 自己也离业多年,早已年代湮远,依稀恍惚了。于现在时代看来,或者会让人觉得迂腐不堪了:
山村的条件很差,有的学校没有操场,跑步就在村道马路上,反正一天也没有几辆车子来去冒泡。 
没有营养午餐,学生中午吃家里带来的饭,离家近的就回家吃饭。    
 ········
虽然条件很差,却丝毫不影响教育作为艺术的发挥。
1,聚焦在学生的进步上:让 每个学生都看到自己在进步,无论他的起点在哪里。在70年代,我研制了一套表格,让学生干部去操作,公布在墙上,每个学生每周的学习进步指数等情况都反映在上面。其正面的促进学生进步效益用了多年屡试不爽。
2,立体化教育,跟学生家长交朋友,建立长期互动关系,那时候晚上没电视看,基本每个星期都要去学生家庭走访几次,其实走访就是建立朋友关系。因为常常去学生家和他们家长交朋友瞎聊天,学生都把我当自己家里人了。这样下来对每个学生的情况了如指掌,教起学生来可以因材施教,对症下药,得心应手。
3,人人有“官”当,在班级里各种事情都有人牵头来做。比如集报小组,黑板报,图书角,班文学报,卫生,小剧团,各种兴趣活动小组,好人好事(现在可以理解为社会义工)联络组,五花八门的事情可以多到涵盖全班所有同学都有机会兼任或者参加,主题无不奔着身心教育这个终端。其实是一种工作责任制,班级是个小型公众社会,使其养成公众社会责任感。也就是命理学的“官杀”可以制身,使其有所规范和约束,增加自尊自信。
4,当时流行学生“军训”,我也热衷此道。但是我是借题发挥,通过对学生的军训,提高他们在纪律,秩序,团队精神,勇敢,坚强,意志等方面的素质。比如齐步走的时候,大家动作一致的都是双手必须甩到胸前第几个衣扣,这倒不是跟衣扣过不去,这么一个小小的动作,造成的整齐划一的感觉,给山区的孩子们造成了很大的震撼,这竟然还能提升到他们对于集体的团队的荣誉心。若有一个不达标,其他的孩子都会一起批评。因为是军训,所以这时候可以用点小小的惩罚,比如轻轻敲打他们不规范的小手,全体学生不但不反感,还很欢乐,他们觉得这个时候是军人,严酷一点反而非常酷。把在军训课养成的“军纪”,带到别的课堂上,那效果可是杠杠的。
5,每周的劳动和手工课:让孩子热爱劳动,远离懒惰,提高动手能力,对手工制作和创造发明感兴趣,学会简单的独立生活能力。并且把这些作为写作文、日记、周记的材料。
6,保护孩子的学习情绪,老师任何行为,批评或者表扬都注意到这一点,一旦学生厌恶学习了,就是教育的完败。
7,孩子们最害怕写作文,其实这是他们的心理误区。学好语文的标志,就是看学生喜欢不喜欢写作文。所以上好语文课,我是从上好作文课入手。只有孩子们喜欢写作文了,语文课才可能学好。而不是相反。基本上一个学期下来,我班里的学生都会很喜欢写作文。方法有很多,比如:
 建立学生的优秀作文誊抄本。
 在作文课上对有进步的作文点评分析,哪怕一点点的进步。这对于后进的学生很有鼓励。
每个学生备有读书笔记,词汇好句本。
根据教学大纲而结合当地生活实际,围绕语文课教学单元重点变通的改变作文题目,使得每个学生都有属于他们自己熟悉的事情去写。
鼓励学生想象,可以凭空创作作文内容。尽量恰当的用上学过的词汇成语诗词之类。实际上想象的内容也是来自平时的生活积累。
8,语文的功底在课外,每天第一节早读课就对学生读课外书籍,故事,小说,诗歌,让他们从小浸染名著的文学营养;而不是光让孩子哇啦哇啦的读教科书上那几篇。
9,不少语文课,都是老师对学生的综合表演。该有肢体表演动作的,该对话的,该画图演示的,该叫某个学生出来“助演”的,该唱的,该使用事前准备的各种教具、小道具的,甚至玩具的,都要因此制造情景惟妙惟肖,把孩子们引入到课文里面去,再带出新的字、词汇和语文知识。
然后,听到铃声,所有学生大叫:啊?就下课啦?!这节课就成功了。
······等等,还有很多。

当然,在那遥远偏僻山区,教育环境和条件跟现代大城市没得比,不在一个档次,但是,教育理念的维度,却是可以不受时空限制,也不受条件限制的。只要老师喜欢这份工作!舞台再简陋,戏本好,演员又喜欢演戏,照样可以演出催人泪下的活剧。

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爱教育。爱那些已经做了爷爷奶奶的学生。每年过年回江西,我们还常常聚会。有一年聚会时,有学生说,当时在小学时候教他们的拼音、语法、修辞,现在都还受用着呢,我听了很欣慰也很感叹。小时候学的,如板上钉钉,一辈子管用。小学老师的责任之大可见。教学相长,我其实也是他们培养出来的教师呀!
                    刘汶德2017年12月11日于上海


 
上一篇:暑假的校园
下一篇:没有了
 
责任编辑:liu
查看对于本文章的评论(0) 打印本文章 Email给朋友 返回本网页顶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发表对于本文章的评论(限255个字符)
姓名: 0
内容: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15150号
本站所有权归刘汶德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