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联系信箱  万年历  我要投稿
首页 专题文章
推荐文章
不是教学,是教育
暑假的校园
夜读周易杂记--乾卦
absmiddle' border='0'> 晒晒旧文——97年手稿复...
现代风水观笔记一
桃马库探讨
紫微斗数与规划人生
周易六爻的象数理义
盲人摸象
杂谈要正确的研究、应用...
六爻卦的求财 的思路
谈谈六爻中的“重复操作...
热门文章
陈良近卦二则
卦技20法简介
姓名学随笔
阳宅古籍手抄本选
六爻详断实例
六爻功力自测题(上)
周易真是一门神奇的学问
无中生有
《卦技20法》答疑选(之...
周易预测中的诸象论
国内出版社请垂询(有关...
论坛测字一例
巧看外应
暗合易道的都江堰
此命能有小孩——八字紫...
阳宅古籍手抄本—阳宅总...
测字与多维思维
易辨
从种种岁运并临的实情来...
如何测父亲的房子
周易读象-全本卦技20法...
字占撷趣(之一)
《卦例点窍》答疑(六)
辰库探隐
字占撷趣(之二)
问丈夫的生意
首页西窗易话
暑假的校园
作者:刘汶德 阅读:1450 次 时间:2020-09-10 来源:刘汶德易学研究网

刘汶德  2020-09-10


      远远的看到了 ———年轻时候在江西大山里教过书的一所学校,七十年代初期那些年。

        大门外几棵树上知了一阵一阵烦躁的叫着,似乎在正式告诉我暑假开始了。朗朗的书声远去了。

        放假了,大家都回了家,虽然有时候会有轮值守校的老师来,但是我是长住学校的,所以基本上一个人。

       这是唐朝遗留下来的古庙改做学校的。外观像个普通的明清大祠堂,进了大门便是大天井,走过天井是庄严的拾级而上的大教室,石阶经过千百年的踩踏已经坑坑洼洼不齐整了。我猜这之前大约是大雄宝殿。

       暑假的第一天,早晨最早让古庙焕发活力的是那些鸟们。它们从小接受妈妈的教育谓之“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所以天没亮就四处各种鸟叫,立志把我吵醒,斑鸠喜鹊乌鸦知更鸟山鸡麻雀简直就是一出空山鸟语大合唱。它们大抵只在远处或者树上翻飞,而麻雀则不一样,它们飞进学校天井跳跃觅食百般的活泼,当地人称麻雀为“奸精鸟”,可见麻雀的机灵狡猾不是一般般的。我被它们吵醒后却发现自己已经被蚊子包围了。蚊帐外面上上下下静静的驻足了几十只蚊子在观察我,它们已经等我很久了,有几只在努力的从夹子夹着的帐门间挤挤挨挨。
        无须宣战,人蚊大战立即开始,隔着蚊帐,我双手啪啪的一阵乱拍,不一会蚊帐上便到处是血印。这样子不到半个月,白蚊帐成了有无数红点点的花色蚊帐了。
        天还没热时,蚊子就来了,现在夏天到了自然就更多。这里的蚊子有点大——有些跟蜻蜓差不多大,个个长腿吸睛,吮力生猛,被它们啃过后,手臂上腿上就是几个旺仔小馒头立马暴长出来了。蚊子不但大而且多,但是也就早晚两段是它们的工作时间,听得出来它们心情不太好,我知道是因为学生都回家了,所以蚊子们不满意的哼哼。九点过后还没战死的蚊子陆续下了早班,苍蝇就上班了。

       苍蝇是成批的每天上午至少有一个营的兵力从茅厕里脱颖而出,那里是蛆和蝇的天堂大本营,粪坑里密密麻麻叠得厚重的蛆们之间毫无缝隙。
        苍蝇们大部分只在厕所周围来回转,嗡嗡声散播着大白天酷热的烘烘粪臭。少数有出息的就远走高飞,有几个贸贸然飞进我宿舍的破窗户门,不幸被我死死盯住,我同样有跟它们一样多的大把时间,耐心的用自制的厚纸板蝇拍让它猝不及防的就拍落在地。房里阴暗的泥土地上正爬着一大队蚂蚁在搬运死蜈蚣,见此从天而降的口粮,它们很快匀出一支分队,围着苍蝇七手八脚抬起来编入大部队慢慢的继续赶路。

        夏天了,后面岭上盛开着各种野花,没有微风送香,却有热热的太阳硬是把花香熏烤散发出来。一群群蜜蜂和胡蜂出没其间,时不时也有飞进古庙院子里来的,有时候虽然你没有招惹它们,如果怀疑你对它有威胁,因为没有“不首先使用攻击性武器”的条约,所以就会先发制人蜇你一口,我就尽量躲它们远远的。如果有几只蜜蜂在身边上下飞舞时,不可用工具赶它们,农人教我们只以口轻轻的吹,它们会终于理解你没有敌意,不多时就飞走了。

       每天晚上老鼠都要啃我的箱子,磨牙的时候格格有声,箱子四周尽是锯齿形的破痕。有时候还啃书本,不少书本边上也一样都是齿痕。许是见我读书用功,它们也效尤以报。还有的老鼠在梁上随意大便,老鼠屎粒粒分明笃笃有声的从高处掉落在我蚊帐顶上,只几天就积得很多,我就把它们扫下来弄到菜园里做肥料。有一次夜里一只老鼠在梁间跳跃时力有不逮掉下来正好掉在我头边,幸好隔着蚊帐,这家伙自己也吓昏了,不容我反应过来打它,一骨碌翻身起来跳下床就逃之夭夭。隔着蚊帐实在也只能防防蚊子,不久前有只老鼠用尖锐的牙隔着蚊帐咬我的脚趾头,硬是把我从医生给我粗暴打针的梦中痛醒。
        老鼠如此嚣张,我就去后山村里要了一只小猫来。小猫是麻的,“一麻二黄三黑四白”,麻猫最凶。这个小猫就跟野猫一样,整天到处乱窜。跟我不大亲,叫唤它爱理不理的。但至少在理论上它是认可了我的。因为这里有给它准备的猫窝。所以来来去去还是以我这个破宿舍为家的。别看它个子比老鼠还小,唯一的爱好就是喜欢抓老鼠吃,所以长的很快。不出一个星期,整个寺庙里就绝了老鼠的踪迹,大概都是吓跑的。不久以后没老鼠可抓的麻猫,不得不到很远的村里去寻找老鼠。
        ———好景不长,后来在寒假的时候,山里下雪,好几天不见麻猫,找了很久才终于在学校边上厚厚的积雪里找到了它,那时它已经很大了。估计吃了谁放的药,中毒死了。
        然后么你猜得到,先是几只老鼠探头探脑的出来了,侦查确定情报可靠后,老鼠大王便率众爱妃及所有子民大摇大摆迁回了它们的故居,然后故态复萌,夜半磨牙啃箱子,用功读书啃书本,到处是老鼠屎,排着小队在梁上奔跑和跳来跳去,或者表演高空大便,一切如初了。

       


      除了老鼠以外,这历史悠久的寺里还有一种奇怪的动物,我曾见到两次。一次在某天晚上,七八个老师在办公室埋首备课批改作业,桌上的煤油灯影影绰绰。忽然从墙里钻出一只类似小狗形状的白光,大家正在惊愕,却只见白光窜出了办公室不知去向。还有一次晚自习,我教的四年级班学生都在做作业,忽然教室里喧哗起来,我跑去教室只见一个小狗样的白光在教室里来回窜,学生都站了起来惊叫,只见“光白狗”一下窜上洞开的窗户跃了出去,我来不及思考不顾形象的随手在地上捡起半块砖头也跟着“光白狗”从窗户跳出去,在教室外面却看到这“光白狗”钻进了墙,没了!墙并没有缝呀!我下意识的把砖头扔过去,撞在墙壁上而已了。
       乡人们闻知,说古寺的地下有不知哪个朝代的和尚埋着许多金银,这“白狗”应该是白银的化身,有鼻子有眼的,是不是这财宝来招呼我们去找它?并且当地还一直流传一首古寺藏宝诗:“向左三丈,向右三丈,离天三尺,离地三尺”,
       大暑假的,现在可有大把时间觅宝了。白天没事便在古寺四周转悠,眼睛寻寻觅觅,宝贝埋在哪里?我要找找,找到了就发财了。按照暗谜的指示,我出了寺院大门,向左踱了三丈远,再向右踱了三丈远;却发现仍然回到了大门口。“离天三尺,离地三尺”,那是悬浮在半空中么?气死我了,这秘诀是骗人的。不找了。
      “光白狗”的体型小,真正要开打,我并不怕。所以敢于捏着砖头去追它,在学生面前表现出很英勇的样子,但是这里传说还有一条大白蛇,如果遇到白蛇,形势可能不大一样了。这个白蛇据说是护寺的,还有说是护金银财宝的,还是什么都不护,各种说法都有,在1964年四清运动时候,有下乡来蹲点的干部住在这儿,亲眼见到过,说这白蛇比水桶粗,几十米长,从古寺到边上的山岭下移动过去隆隆的就像过小火车一样。
       所以我其实是非常担心遇到大白蛇,特别是这暑假。
       令人恐惧的大白蛇暂时还没出现呢,“鬼”却遭遇了几次了。
       从心底而言,我不甚怕鬼,因为暑假太寂寞,如果有个通情达理而又长得不太丑的鬼出来聊聊天,未必是一件坏事。
       还在几个月前,学校食堂工友唐公公跟我住一个房间,一天早晨,他慌慌张张的卷起铺盖搬到另外房间去住,他对我说,昨晚我们阁楼上那个邻村老太存放的棺材不停的自己在开开合合着盖子,他听了一夜吓死了,不敢住。那老太肯定不久人世了。我因为睡得熟,没听见。唐公公搬走没两天,那老太果然去世了。棺材于是搬走了。
         暑假的某天,女寝室有两个轮值的学生半夜忽然大哭,我亮着手电过去问,她们说看到房里角落有个不到两尺高的长胡子老头在对她们笑,我手电照去那角落,啥也没有。就安慰她们说是做梦吓的。没事。
         一天晚上,两个轮值老师在我房里聊天,半夜12点了,忽然有人敲门,打开看时却没人。十分钟后,又敲门,且有异常声音,我们三个破门而出,左右看去,漆黑一片啥也没有,遂朝边门追去,出了边门便是岭上高地,紧追几步后,忽见一个高个子黑影,从后无声而来,从我们三人中间穿越而去,我们去追,无果,乃默默而归,却都还不怕。
        又一次半夜,全校只我一人,有人敲我房门,我不敢开,也不问,屏住气息看他如何?敲了几下,脚步声远去。次日早上巡视学校,门窗全部是从里面关紧的。不知昨夜不速之客从何而来。
        然后我自嘲:不耐寂寞而思鬼来,真来之则噤若寒蝉,现代版叶公好龙者也!
       暑假清闲,与之做伴的主要还是那些书,老鼠啃,我也啃,关于政治经济学、占卜类书、莎氏戏剧······世界很大,啥书都看。其时电影《卖花姑娘》刚放映,其中歌曲,只只好听,为了听“花妮之歌”,每天晚上听收音机到半夜,才能收到这个歌。那收音机是我兄长送的,没事就折腾这个机子,这里拆拆,那里旋旋,希图收音效果好一点,时间长了,久病成良医,居然在下乡时还能帮农人修理收音机了呢!
        
        长夏久寂寞,便想出去走走。
        出了拱形山门,踏着弯弯曲曲的石阶下来,便是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流,沿小溪向西走三十多米处,有一眼小水井遮掩在山脚的绿茵茵树丛下,直径一米不到,无论旱涝四季永远是满满的水,井的四围插满了香,成天烟雾缭绕。原来这是被乡民称作是神水的一口井,常年有人来取水治疗各种疑难杂症,点上香插地上,舀一碗水带回家,喝了病就好了,四邻八乡的农人都知道这个神水。那年暑假天气极热,我拉肚子,又生了一些疮,也去烧了几次香,取回来一瓶子水,喝了后果然先后都好了。现在那水井处,早已修整出一块平地盖了一座小庙,有一个外地来的中年瘦和尚长住,香火鼎盛不减当年。
      
       寺院已经晚上了,不知哪天开始,周围响起了蟋蟀的歌声,快入秋了。漫长而孤独的暑假快结束了。  
                       
                                                                                    ( 2020.8.21)


 
上一篇:夜读周易杂记--乾卦
下一篇:不是教学,是教育
 
责任编辑:liu
查看对于本文章的评论(0) 打印本文章 Email给朋友 返回本网页顶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
发表对于本文章的评论(限255个字符)
姓名: 0
内容: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10015150号
本站所有权归刘汶德所有 未经授权 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