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弄拙成巧--醉八卦

作者:刘汶德
日期:2004-01-30 13:13:30
打印至:刘汶德易学研究网
URL:

点击打印本页

1990年初秋的一个晚上,我刚从湖北回家,余先生通过我昔日同事徐君的介绍,请我到他家吃饭,然后要测一件事。

他们十分好客,吃了一半时,我已不胜酒力。晚餐将结束,他们还“劝君更尽一杯酒”,喝得我几乎不知“今夕是何年”了。

然后余先生对我说,在一个月前,他因为打儿子,儿子拿了家里60元钱离家出走,据有关线索说去了广州,而后不知去向。这一个月来,余氏夫妻俩寻州问府,耗资数千,遍访大江南北,未得儿子一点下落。“所以今日特地有请大师来辛苦一趟……”他非常恭敬地说。

这下好,喝得倒是够辛苦的了,脑子已经稀里糊涂,怎么交得了这个差?武松在紧急的时候打过醉拳,看样子我今晚要算个醉卦了。

然而心中却雄纠纠地,一派“侠从胆边生”的样子,我说;“好!马上算一卦!”

于是拿出铜钱,连摇六次,三下两下写出卦的“方程式”。

庚午年申月戊午日 观之否 六冲卦


朱雀 兄弟酉金 /
青龙 子孙亥水 /
玄武 父母丑土 ×世空墓化午官
白虎 妻财卯木 ∥
腾蛇 官鬼巳火 ∥生合申兄
勾陈 父母未土 ∥应

卦出来后,我一眼注意到子孙临青龙,便首先告慰他们说:“孩子没问题!有吉神和他们在一起呢!”

“真的吗?太谢谢你了!不知能不能找到他,会不会回来?……”夫妻俩又激动又着急!
我醉眼蒙胧地朝卦看了看,只见子孙在亥,亥为北方,亥水长生于申……便断道:“你放心!我看孩子现在已在北方,申月申日即可回来,后天是申日,当然后天不会来,但我看会有消息;到9月4日那天,又是申日,他就会来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死扣这个“申”字,最后我还补充一句:“但愿能这样!”

夫妻俩听了当然很觉得宽慰,开车把我送回家了。

第二天我又来研究这个卦---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昨晚怎么了?上卦巽应该是“卯巳未”的地支,却错写成为“酉亥丑”!

我赶快把卦重新装好:庚午年甲申月戊午日 (子丑空)

风地观 天地否


朱雀 妻财卯木 / 父母戌土 / 应
兄弟申金:青龙 官鬼巳火 / 兄弟申金 /
玄武 父母未土 × 世 官鬼午火 /
白虎 妻财卯木 ∥ 妻财卯木 ∥ 世
腾蛇 官鬼巳火 ∥ 官鬼巳火 ∥
子孙子水:勾陈 父母未土 ∥ 应 父母未土 ∥

这个卦的情况已与昨夜不一样!子孙爻伏在未土之下,孩子应该在北方(子爻)的老农民(未在申月为休)处,因为是勾陈临坤卦加之又是未土,所以是农民,假如在第四爻的话,那可能是在农科院了,但这是初爻。

现在是飞来克伏,人难以回来,要丑月冲去未字,才能出现子孙……全乱了套!我准备把这新的判断去跟他们讲,但一直没时间---由他去罢,悉听天意。

8月28日,忽然徐君来找我,我正要开口向他说明弄错卦的原委,他却先说了:“你那个卦很准啊!”很准?他是不是在笑话我?只见他说道:“那天你说第三天有消息,果然不错!第三天江苏徐州一个农民打电报来,说孩子在那里,要他父亲寄150元路费好让他回家。”是这样?至少是算准一半了!既然这样,我就不再解释错卦的事了。反正已是糊涂卦师乱点阴阳谱了。

日历一张一张迅速的撕下,9月3日晚上亥时,北方又来电报,次日正是第二个申日,他儿子被送回了,完全如那天晚上算醉卦所说的那样。

当他们告诉我这个事实,并且称赞我“算卦真神”时,我张口结舌不好说什么,其实这不关卦的事,三言两语又讲不清,所以,不讲也罢。

本站所有权归 刘汶德 所有 欢迎访问易谷论坛 http://www.liuwende.com/bbs